中国三农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村网通【全国村网通工程】农村自助建站管理系统

为何农村电商还没有独角兽?一个骨灰级创业者的讲述

7年拿到第一笔融资,赶街要做农村版的58同城?

文|孙姗姗

慢就是快,潘东明一直这样认为。

早在2015年他就迎来了自己的巅峰时刻。因为开创赶街网的“遂昌模式”,引发了全国性农村电商创业热潮。

潘东明

可几年过去,赶街的模式似乎显得过于沉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赶街被认为是一家帮助村里人卖农产品的电商公司。但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它变成了一家婚介公司、一家招聘公司、一家旅游公司,甚至一家小视频社交公司。

现在,农村电商,看上去已经不足以概括它。随着身上标签的多元化,它给自己找了更多强大的对手:在社交领域遇见微信,在生活服务领域对标58同城。

这并不是头脑发热之下的大跃进。相比较“城市里”依靠风口和融资迅速崛起的互联网公司们,它在成立后第7年,才拿到第一笔融资。但仅这一次,就足以吸引行业内羡慕的目光。

2017年8月,阿里巴巴为赶街带去千万级资金,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之后,西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进一步注资,至2018年2月,赶街完成总额亿元的A轮融资。从最初的37万元资金起家的赶街,据说估值已达数亿。

赶街开始换赛道了。在潘东明看来,买卖商品不再只是农民们的痛点,生活服务才是。“农村电商走到今天,还没有到爆发性增长阶段,制约发展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做农村电商的这批人,还不够懂农村。”

成名的开始

恐怕没有哪一个创业团队比他们更懂农村。

站在这家公司背后的,是一帮土生土长在遂昌的农村青年。董事长潘东明是那个牵头人。他从农村走到上海,又从高高在上的咨询行业回到农村,之后拉起村里的厨师、小零售店老板们一起开始电商征途。

在2010年之前,农村犹如一块被互联网遗忘的贫瘠土地。在当咨询师时,潘东明接触到一家想要进入中国农村的国外互联网公司,由此看到了机会。在他看来,很多农村问题都是县域问题,如果找到一个地方来树立模型,并找到可持续、可复制的模式,便能一步步改变中国农村。

潘东明想到了老家遂昌县。它的发展程度在浙江省县市排名中靠后,但在全国排名中居中,兼具发展和复制空间。更重要的是,遂昌的旅游业发达,还盛产各类农特产品,早在2005年,当地一些有生意头脑的青年们便开起淘宝店,埋下网商的火种。

落子遂昌,潘东明之后又利用在当地BBS上的影响力,号召了三个同县青年加入进来,并在2010年3月担任遂昌网商协会会长。

赶街的故事,始于这批农村青年们的觉醒。但要让电商改变中国,最重要的还是唤起农民们的互联网意识。

因为资金匮乏,协会一方面与政府合作,借用场地,另一方面从外地聘请免费讲师授课。一些小零售商们率先加入上课队伍,开始对电商充满想象力,但现实问题也随之而来。

他们的难点主要集中于,个体进货价格没有优势,仓储成本高,质量检测难,以及没有更多精力去处理照片和文案。因此,潘东明在这年10月,用筹得的37万元作为原始股,注册了浙江遂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就是赶街网的母公司,进一步帮助想要开淘宝店的农民网商们解决问题。

“协会+培训”的同时,赶街扮演了分销平台的角色,对接农产品供应商,将产品输出给以淘宝网为主的电商平台,盈利模式为销售返点。2013年6月,赶街又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县级运营中心和村级服务站,通过两级站点的配合,进一步下沉到农村。

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国社科院汪向东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了“遂昌模式”,因此闻名全国。而前往遂昌参观者,络绎不绝。

农村版58同城?

尽管培训早已不是赶街的主营业务,但在2017年,赶街依旧培训了上万人,其积累起来的一套培训体系甚至成为县域电商的标准。“很多人来学遂昌模式,但其实体系非常庞杂。非要学一招的话,就是培训。”潘东明告诉《天下网商》。

2013年之后,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们的加入,让农村电商成为风口上的猪,不少创业者开始将眼光投向这片蓝海。但几年以来,鲜有出现独角兽公司。

“农村电商创业之所以这么多年没发展起来,是因为我们还不懂农村。”在历经最近两年的暗黑时间后,潘东明总结道。

2017年下半年,赶街的模式再一次发生巨大变化。从产品形态上来看,最大的变化来自于诞生了承载所有服务,并且连接农民社交需求的“赶街”APP。

潘东明解释了部分原因。比如随着覆盖区域逐渐增多,村级站点对人力消耗较大,因此接下去赶街将着重培养镇级站点,并由该站长负责范围内的村级。再加上此前PC用户逐渐向移动转移,在站点设立大屏帮农民代购的方式并不符合当下的消费习惯。

而在服务内容上,买卖商品已经不再只是农民们的痛点。因此农村生活服务、农村金融、农村网购和农产品上行将是赶街的四大重点市场。“这是一个规模超过2万亿元的巨型市场。”

前一天还在杭州接触投资方,后一天,潘东明出现在遂昌的集市上。临近过年,这个县城还保留着赶集置办年货的传统。在热闹的商品交易中,赶街在这里也设立了一个场地——相亲角,每张照片上都有二维码,扫一扫便可跳转到赶街APP。潘东明密切注意着村民们对这一新模式的反馈,服务是否匹配是他关心的问题。

赶街的相亲角

除了赶街自己的运营,这时候,分散在各乡镇的赶街服务中心将发挥重要作用,它们能直接触达更下一级的村民,成为赶街在村里的“小喇叭”。但要想这种模式可持续,就必须让站长切实得到利益。

此前,赶街已经在遂昌当地测试三个月,据COO陈亮透露,赶街的新模式可为每个站点增收5000元月工资,来自产品分佣、APP推广费用、收发快递等。

这个看上去有些类似于农村版58同城的商业模式,将在2018年以联合县域加盟商的方式,得到大规模复制及验证。但在此之前,谁也无法预测生死。

至于为什么要融资、转型,赶街网创始人潘东明日前接受了《天下网商》专访。此前,我们曾连续关注这位明星农村电商创业者,时隔几年,他在战略布局上出现哪些变化,重新思考哪些农村命题,对赶街APP又有哪些期待?

Q:天下网商 A:潘东明

Q:跟很多互联网公司相比,赶街是一家慢公司。为什么赶街直到2017年才第一次融资?

A:很多投资人会直截了当地问,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能不能半年内盈利?每次遇到这样的提问,我就觉得没法接话。在确定融资前,我觉得商业闭环要先完成,商业模式一定要搭建好。否则钱可能是坏事。

Q:这轮融资的主要资金用途有哪些?

A:之前主要是硬件设备商的投入,比如一个站点就需要一万元左右,但现在可以用社会化的力量,让站长合伙人们更多参与进来。所以其实是转移了资金用途。

首先,赶街要做供应链管理,农产品上行很乏力,需要进一步支持。其次,赶街APP产品化的资金投入很大,目前已经在杭州搭建了技术团队,还需要不断更新。其次,随着网络习惯从pc端到移动端,营销方式改变,营销费用仍然要持续增加,将集中在2018年第三季度推广APP。目标是将来四分之一的中国农村网民都使用。

Q:赶街的下一轮融资会是什么时候?

A:2018年是赶街转型后的第一个整财年,也会是最出成绩的一年。因此,下一轮可能会放到2019年。

Q:为什么去年开始有了商业模式转型的可能性?你是怎么思考的。

A: 以“县级运营中心+村级服务站”体系为核心的模式,自赶街2013年始创以来,成为国内农村电商的主流模式之一,很好地解决了相对欠发达地区的城乡信息鸿沟问题,在代购代卖、快递进村乃至启蒙农民的信息化意识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在农村的加速普及,农民对于互联网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不再局限于简单的实物商品买卖,2016-2017年,这种趋势愈发明显,因此,一方面是来自农民的实际需求,另一方面是当前农村电商模式同质化,促使我们加速思考,究竟什么是中国农村互联网的未来发展方向,什么是农民的“真需求”。

我们的最答案是:生活服务,即涵盖农民求职、特卖、金融、保险、村货上行、娱乐等需求的全方位生活服务。这便是赶街进行战略转型并推出“赶街3.0”的原因。

Q:转型后的赶街似乎有了更多竞争对手?

A:农村是个大市场,即使再出现1000个赶街,或许也不饱和。

Q:赶街目前盈利了吗?

A:从长远投资角度,我们现在全国有8000多个站点,一个站点需要投入成本一万元,所以赶街还没有盈利。但是从每年现金流水上来看,赶街盈利一点点。

  • 为您推荐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李鸣涛:农村电商产业为乡村振兴打下坚实基础

2018-04-04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鸣涛就相关话题接受新华网采访  新华网北京4月2日电(胡可璐)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乡村振兴成为热

农村电商成为农村发展的新引擎

2018-04-04

  新华网北京4月2日电(沈美)近年来,在国家政策引导与扶持之下,农村电商经济迅猛发展,成为推动农村发展的新引擎。谈到如何定义成功的

司马孟军副局长带队赴县市区考察调研我市电子商务发展情况

2018-04-04

为进一步优化我市电子商务发展环境,壮大电子商务产业,推动全市电子商务产业升级,根据市政府领导指示,我局由司马孟军副局长带领电子商务

杜非:沱沱工社到百诚源-在新起点上奋力推进农村电商新发展

2018-04-04

从杜非宣布离职沱沱工社CEO后,外界对其揣测不断,甚至引起大众对整个生鲜行业的质疑。2012年7月,杜非从红孩子跳槽,加入沱沱工社任CEO。

阿里巴巴与周至县敲定农村电商合作意向

2018-04-04

继3月21日阿里巴巴农村事业部中西部区域经理韩科来周至县考察电子商务发展情况后,4月3日,韩经理一行再次到访周至县,代表阿里巴巴就县级

 

本文来源:中国农业电商网,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认同和证实内容的真实性,如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