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乡村旅游 > 正文

都市民宿的“半边天” ——上海市金山区廊下镇山塘村民宿经济观察

2019-03-04 17:16:19

  即便是在发达地区,乡村民宿经济还处于萌芽状态,但是,不得不承认,民宿经济是检验乡村振兴很好的试金石。

  去年九月,上海市正式出台了《关于促进本市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民宿持证上岗时代随之而来,都市民宿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经营主力也一一浮出水面,那么,经营者除了那些携工商资本并具有经营管理经验的“外来和尚”,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是否能成为都市民宿经济的“半边天”?这,是都市民宿经济需要直面的问题,毕竟,没有本地人参与,民宿难免落入有其形而无其神的坑里去。

  于是,当记者听说金山区廊下镇山塘村开了三家民宿,这三家民宿都是自建自营,主人又全是“半边天”,便欣然前往,期待通过调研山塘民宿,找出都市民宿经济的些许规律。

  三个女人“一台戏”

  无论是周边环境还是民宿风格,山塘村三家民宿自成特色,最突出的共性是,民宿的主人都是“半边天”。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山塘村民宿经济这台戏,就这样被三个女人唱起来了。

  廊下是中国莲湘文化之乡和全国莲湘文化传承基地,今年55岁的曹月芳有着廊下镇文体中心主任和旅游公司老总经历的她,干脆把民宿取名为“江南莲湘”,民宿的文化根基由此可见一斑。

  “江南莲湘”位于沪浙交界的山塘河边,顺着指示牌,经过两旁用红色莲湘棒装扮的引路,便置身于“江南莲湘”民宿的世界里了。民宿坐北朝南,视野非常开阔,菜园子、山塘河、河对面隐约可见的浙江乡村触目可及,走进屋里,瞬间被以各种方式展示的廊下文化元素所包围。里里外外,充满了令人陶醉的乡情,陶醉过后,又慢慢被恬淡而温暖的乡土气息牵引,进入心旷神怡天人合一的自在境界。

  走进位于廊下镇枫叶岛旁的“涵七”,正好是午饭时间,七八位客人围着一桌子农家菜,安静地品着,没有农家乐的嘈杂,却有着家宴的温馨。

  女主人彭晓燕不在,记者一边参观一边仔细品味。民宿是彭晓燕儿子七岁那年开张的,儿子的名字里有个涵字,民宿又在300亩枫树林旁,暗合了英文have tree,“涵七”因此得名。由此看来,“涵七”不仅寄托了彭晓燕这一生的乡愁,还把下一代和这片土地连在了一起。

  “听风塘”的女主人陈伟和彭晓燕一样,大学毕业后在市区成功立足,收获颇丰。人生目标清晰的她,年届不惑之际决定改变生活状态,放弃银行的工作,回到美丽的家乡。“听风塘”的定位就跟陈伟的人生目标一样清晰,为上海市区的朋友们准备一个消解乡愁的去处,为那些忙碌的商务人士安一个放松身心的临时家园。

  “听风塘”是陈伟自家老房子改建而成,南北是稻田,东面是自家的菜园子,和“江南莲湘”、“涵七”体验设施开放式布置不同的是,“听风塘”的葡萄架、沙坑、秋千等都在围墙内,客人可以在相对私密的空间享受田园风。“听风塘”顶楼专门设计了一个儿童娱乐空间和大露台,不论春夏秋冬,在这里都能享受到乡村特有的亲子体验。

  “去年五月开业,客源主要来自爱彼迎等平台,新疆、兰州、广州的客人都有,因为这些客人,我了解了更多的人生,生活因此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当初的决定太正确了。” 陈伟说。

  彭晓燕的父亲同样发现民宿带来的生活变化。老彭曾接待过南京的一位老编剧,原计划暂住一宿的老编剧住下后文思泉涌,连住了三晚。在乡村,同一屋檐下,两人很快成了朋友,老编剧临走还给老彭留了南京的电话和住址,让他闲来去南京找他玩。老彭感慨,如果不做民宿,估计这辈子只会和村里人打交道,压根没有结识文化人的机会。

  来民宿体验的人无不带着改变的意愿,达成改变的目标,需要可人的环境,亲人般的经营者,共同的兴趣爱好,甚至需要安抚心灵的交流,这就要求民宿的主人必须有“改变”自身生活的意志。

  记者通过直接和间接交流发现,山塘村三位民宿主人就是带着“改变”的意志,不约而同选择了民宿这个新兴产业。改变的结果,一定是山塘村的振兴。

  “聚焦”廊下催生山塘民宿

  小小的山塘村拥有村民自建自营的三家民宿,而隔壁名声在外的乡村旅游地中华村,也开出了自建自营的“可宿”、“宿田农舍”民宿,在上海都市民宿圈子里,廊下镇的民宿经济堪称“独树一帜”。

  “2月7日节后上班第一天,金山区委副书记程鹏、镇党委书记沈文和其他几个领导就来‘听风塘’调研,还送来了两只可爱的绒毛小猪。”文静的陈伟指着吧台上的两只绒毛小猪,回忆起“听风塘”的孕育和诞生。

  2013年,陈伟一家去丽江旅游,做了好久的民宿梦再一次清晰了起来,因为,她切身体会到了农村正经历着脱胎换骨的改变,金山作为上海后花园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廊下的优势则更明显。

  十多年前,廊下镇还是金山区最困难的镇,如今,廊下镇是金山现代农业园区之所在,廊下生态园是金山区最佳旅游景区之一,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而这一切的源头,在于十多年前的聚焦廊下决策,因为聚焦,成就了一个诗情画意、世外桃源的新廊下。

  陈伟的“听风塘”共投入了120万元,当记者问她这笔投入何时能收回时,她却淡定地说,乡村民宿不能做的太商业,通过民宿经营得到新朋友丰富了人生是最大的收获。

  陈伟的观点,在曹月芳那里也得到了回应,她告诉记者,民宿不是农家乐,经营民宿的过程就是心灵享受的过程,太商业化容易坏了心情,客人身心就不容易得到满足,民宿就不成民宿了。

  记者发现,在她们眼里,做民宿,是自身和客人同时得到满足,随着乡村振兴时代的到来,真正的民宿不愁无人喝彩,何况,她们的民宿身处廊下。

  记者通过沈文了解到,政府还没有出台民宿扶持政策,有意做民宿的村民还不少,是廊下的民众亲眼看到了资源不断向这里聚焦,看到了廊下田园综合体的前景。

  “这次新春大调研,我们看到了经营者的信心,也了解到经营者对接平台资源的迫切心情。”沈文说。

  事实上,廊下镇党委早已有所行动,联合浙江平湖的广陈镇等地,于去年年底成立了乡村振兴●旅居产业集群党支部,以此整合完善金嘉湖一日游,为民宿、农家乐经营者提供平台资源。

  背靠着一片小竹林和枫叶岛,屋前是大片的菜地和几十棵橘子树,菜地的尽头还有城市人难得一见的大蘑菇棚,几米开外,池塘里时不时游过戏水的鸭子,无论远看近看左看右看,怎么看“涵七”都是那梦里的江南水乡,而彭晓燕所做的,只是把老房子改造一下,美丽乡村的其它元素,都是现成的。

  “在廊下做民宿就是这样,上海乡村振兴正着力打造美丽家园、绿色田园、幸福乐园‘三园’工程,廊下聚焦的早,已经成形了,山塘村除了板扎猕猴桃园、草莓园,还有敬老院呢。”廊下镇宣传部长俞惠锋说。

  如此美丽的乡村,如此美好的现实,何愁自建自营的民宿后继乏人?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农业电商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